佳洋能源

光伏產業發展勢不可擋,質量成難題

作者:顧學峰 

光伏發展一騎絕塵,根據國家能源局發布的2016年光伏發電統計信息數據顯示,截至2016年底,我國光伏發電新增和累計裝機容量均為全球第一。不過,由于投資門檻較低,導致產能爆發,很多電站開發商為了快速回本,使用大量質量較差的組件。棄光與補貼拖欠等問題也困擾著光伏行業發展。今年集中式光伏電站勢頭衰弱,分布式光伏迎來發展節點,光伏行業也將迎來大考。


  發展勢頭見好


  2013年以來,光伏行業正在以迅猛的勢頭發展。數據顯示,2016年光伏電站累計裝機容量6710萬千瓦,分布式累計裝機容量1032萬千瓦。全年發電量662億千瓦時,占我國全年總發電量的1%。


  光伏發電向中東部轉移。全國新增光伏發電裝機中,西北地區為974萬千瓦,占全國的28%;西北以外地區為2480萬千瓦,占全國的72%。分布式光伏發電裝機容量發展提速,2016年新增裝機容量424萬千瓦,比2015年新增裝機容量增長200%。


  2016年分布式光伏迎來發展風口,國家能源局日前發布的《能源發展“十三五”規劃》中提出,到2020年光伏裝機量達到1.05億千瓦,發展重心在分布式光伏,加之在2017年1月1日起,光伏標桿上網電價下調,但分布式光伏發電補貼標準不作調整。一系列利好政策下,2017年被業內看做是分布式光伏發展的新契機。


  產品質量成難題


  光伏行業利好的背后,質量問題卻逐漸凸顯。業內人士表示,“6·30”搶裝潮后,一些在搶裝潮期間建成的光伏電站出現了多方面的質量問題。如個別電站設計不規范,施工質量差,系統抗風等能力差。另外,還有組件容量不足,衰減過快,背板材料不達標,逆變器等產品質量問題。然而,目前電站開發商對這一問題卻沒有足夠重視。


  有研究機構此前對國內32個省市、容量3.3吉瓦的425個包括大型地面電站和分布式光伏電站所用設備進行檢測調查,結果顯示建成三年以上的電站都不同程度出現了問題。其中包括缺陷水平較高、串并聯損失嚴重、質保不能得到保障、差異化質量問題等。此前國家質檢總局發布的《2015年國家監督抽查產品質量狀況的公告》顯示,光伏并網逆變器的抽查合格率不到80%。


  由于光伏組件作為工業產品,屬于自愿性產品認證,由企業自覺來申請,并沒有強制力,一些企業對于質量的把控也有所放松。再加上廈門大學中國能源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強指出,由于買賣雙方處于“愿打愿挨”的情況,目前光伏組件的質量問題仍處于較難解決的狀態,光伏行業還需要經歷一段時間的競爭,在今后的不斷發展過程中,政府還需要不斷完善政策加強監管。


  棄光與補貼仍成難題


  作為目前增速最快、備受追捧的清潔能源,光伏在中國正獲得越來越多的政策支持和資本青睞,然而在應用普及的道路上卻總是面對兩個無法避免的難題,即“棄光”和“補貼”。


  西北地區是我國集中式光伏電站布局的重地,也是棄光的“重災區”。來自國家能源局的數據顯示,2015年,甘肅棄光率達31%,新疆棄光率達26%。2016年上半年,西北地區的棄光問題更加嚴峻,棄光電量達到32.8億千瓦時,棄光率19.7%。


  光伏產業作為新興產業,自2013年以來能夠實現快速發展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巨額的財政補貼。近年來光伏補貼拖欠愈發嚴重,截至2015年底,可再生能源補貼資金缺口再創新高,累計約410億元,其中光伏發電補貼缺口達180億元。業內人士認為,目前光伏補貼缺口已經較大,隨著光伏電站規模的不斷擴大,補貼拖欠缺口勢必將會進一步擴大。補貼資金的延遲,會加重電站企業的財務成本,侵蝕利潤,使企業持續發展受阻,甚至會陷入資金鏈斷裂的危機,終端光伏電站一旦沒有錢,就會逐步向中上游產業鏈傳導,最后形成產業鏈出現發電企業、設備企業、零部件企業間的三角債現象。


  林伯強表示,我國棄光問題雖然沒有風電嚴重,但在某些地方仍然會達到20%-30%。分布式光伏是目前政府力推的一個項目,如果分布式光伏能夠大范圍發展起來,棄光現象會有很大的改善。關于補貼,林伯強認為,按照目前光伏行業的發展速度來看,對于補貼的要求也會變高,補貼不到位,光伏行業的發展會受阻。分布式光伏作為2017年的重要任務,棄光與補貼問題仍是繞不開的“攔路石”,如果不能解決這兩個問題,光伏行業很難走長遠。


會員登錄
登錄
我的資料
留言
回到頂部